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主管

朱秀海《远去的白马》:以笔为旗,致敬英雄
来源:中国青年作家网 |   2021年04月06日15:59

朱秀海

《远去的白马》

3月27日,“以笔为旗,致敬英雄——朱秀海《远去的白马》新书分享会”在京举行。该书作者朱秀海,评论家李敬泽、刘大先围绕小说《远去的白马》,分享探讨了对“文学的价值、人民的内涵和革命的初心”的理解。分享会由评论家傅逸尘主持。

《远去的白马》是一部有分量、有思考的军事文学作品。军旅青年作家朱秀海在采访多位解放战争亲历者后,收集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以一匹驰骋沙场的白马为引子,拉开了长篇小说《远去的白马》的帷幕。小说主人公赵秀英,在抗日战争期间就曾多次组织村民支前,带领全村民工队配合八路军作战。由于混乱中的一个误会,赵秀英和她带领的支前队来到东北解放战争的战场上。“背井离乡、思念幼儿之苦”等考验没有动摇这位共产党员的心,她充分发挥组织才能和群众工作经验,组织打粮队帮助三十七团度过缺衣少食的艰苦岁月,数次救全团于饥困。在战场上,她冒着枪林弹雨从前线抢运伤兵,在敌军的轰炸中用血肉之躯起战场通讯的生死线。解放战争胜利后,她继续坚守着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为一方水土、一方百姓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本书根植于真实的历史故事,借助丰厚的史实,以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决战——解放战争为背景,以清醒客观的文学立场审视和书写历史的复杂与真实、人性的善良与崇高,对战争场面、战场情节与细节的书写,对众多人物情感与命运的描绘,均掌控有度,拿捏准确。作品的笔触在历史与现实的两个时空中纵横捭阖,以诗性的笔调和咏叹的激情,成功塑造了一批无私无畏、信念坚定、生动饱满的共产党人形象,震撼人心,感人肺腑。

李敬泽谈到,“人民”这是我们党的初心使命所在,也是我们立国的根本,一定程度上也是我们每个人,我们就是人民,“我们读《远去的白马》就知道什么是人民。如果没有经历过战争,小说的主人公赵秀英就是一个农妇,但是她在战斗中,在历史的洪流中,获得了自我意识——加入了历史的主体,成为参与国家历史的一个人。为什么我们讲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就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让我们看到如何成为人民。”

李敬泽认为,可以把《远去的白马》看作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伟大征途和伟大回乡。在磅礴的历史中,一个农村女人开始了一场伟大的征程,经历这样的征程之后,最后回乡,继续为这个国家、为一方百姓付出。“这样一部作品给我们提供的空间是非常广阔的,包括女主人公身上表现出来的人性异常丰富生动。小说不仅能让我们读进去,让我们感动,而且能够带来精神上的洗礼。”

刘大先坦言自己在阅读过程中深受感动,“这部作品确实能给我们带来精神的洗礼,这是一个传奇故事,同时又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刘大先表示,小说里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女主人公赵秀英这位大姐的形象,这是一位非常有信仰的人,“她做的一系列选择,与普通人的抉择不一样。她在抗战和解放战争的过程当中都作出了巨大贡献。组织上给她申请了三次大功,她回乡之后没有去领,而是选择跟名义上的丈夫的母亲生活在沂蒙山区。而她同时期的很多战友,或者到了军区,或者到了北京,大多成了部级干部、政协委员,她仍然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女主人公的选择让我们重新思考了‘人’的意义,人不仅仅是趋利避害的,也有超越性的一面,有理想性的一面,有非理性的一面,在特定场合真的能够牺牲自己。”

《远去的白马》是一部书写东北解放战争的壮丽史诗,也是弘扬“初心”和“使命”精神的英雄颂歌,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在建党一百周年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推出这部长篇小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在傅逸尘看来,小说把那些重要的革命历史和英雄故事等展现出来,让更多的读者感受到中国共产党人革命的初心。他认为,理解当下文学不应仅仅局限在某一个题材领域,还要看作品是否能够溢出本身所描写的题材,上升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观念和高度,进而有与世界经典文学对话的可能。

《远去的白马》人物原型姜团长的儿子携家人,以及作者的老战友也来到了活动现场,他们对朱秀海记录了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表示感谢和认同,并表示《远去的白马》不仅让人看到英雄的成长史,还反映了人民军队取得胜利的原因。

回忆创作历程,朱秀海表示,自己于2004年年初开始组织采访,从山东胶东老区开始,从登陆的庄河一直采访到临江。历史上,渡海部队到了东北之后马上编成新的部队投入战争,后来长期驻守在粤东以及台湾海峡一侧,作者的采访也因此一直到达广东,从老战友的回忆中唤起了一位女英雄的形象。为了解战斗经历和赵秀英的故事,朱秀海采访了13个月,第一次接触到一支完全由人民组成的作战队伍,他感慨,正是从这次经历中“真正开始理解人民革命为什么胜利,共产党为了人民、依靠人民,任何的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了人民的军队。”2019年夏天,朱秀海花了一个月时间完成初稿,他坦言写作首先是一个接受洗礼的过程,通过创作他想告诉读者人民共和国从哪儿来,我们党的初心是什么。谈到更大愿望,朱秀海希望通过文字告慰那些经历过艰苦岁月的老英雄,“我是为渐渐凋零的老英雄写一部史,写一首诗。他们骑着白马远去了,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壮举,他们达到的人生的和精神的境界,我有责任传递给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