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主管

​贵州青年作家·微刊|​许再晶:春天,捂住苍白的脸
来源:​贵州青年作家·微刊 | 许再晶  2021年04月07日08:39

一行信鸽,飞翔在高高的天穹,抬头遥望,来不及划出精致的圆弧。

假如看不见的如烟的生涯只剩背影,那么一定有看得见的拍动的翅膀——白色的,灵巧的,在阳光下闪着金光。

我似乎明白,不是所有的飞翔,都要留下痕迹。然而,春天却捂住了苍白的脸!

更多的时候,柳条低垂,烟雨飘零,江上的客船,悠悠荡漾,留存几章不朽的诗篇,咀嚼,撕咬,滚熟不烂。

只是离别的情绪,比寒冬还要冰冷,当春天不再假装坚定,露出柔情的时候。

伫立于这样的季节,我再一次鼓起勇气,要把你带回家。

可是,我的安娜,你为什么哭泣?你难道已经忘记,苍白的春天就要过去?

一条鱼,还有一片海

戴着金冠,披着盔甲,拿一件神器,威武无比;

纵横西东,翻江倒海,怀一身绝技,驰骋江湖;

为了自由,披荆斩棘,凭一腔热情,坚守使命……

——这是早先的一个梦。

其时,我摇身一变,成为一条鱼,不过生活在深海里。

说不上高大,说不上聪明,说不上神勇,只是遗传基因里没有另类的血液,汪汪大水没能压抑住命脉的跳动。

从无烟的战场,从敌我的相残,写下了命运的坚持,读懂了命运的无奈。

命运是一部无字的史诗,华丽的装帧之下,是苍白的内容和无力的表达。不想说更多绚丽的话语,在沉默里,听从朴实的挣扎,以及不变的回答。

不仅是生存,然而又必须回归生存。

所以,奋不顾身。

所以,全身而战。

所以,血溅敌首。

身后,依偎着一片暖和的海洋,那里,故乡,永恒!

青草深处,寻觅羊群的足迹

一只斑马跑过山脚的小路,顷刻间尘埃四起,把午后的燥热推向高潮。

汗水的流淌似乎不再犹豫。

阳光的炽热,即将点燃内心的怒火。

这时刻,要一处草色青青,去看绿色的春天有多美,去看绿色的嫁衣有多美。

一群白色的小羊,又从山那边走来,悠闲的步调,踏出不谙世事的高傲。

无论来自哪里的足迹,一样有高贵的血统。

牧羊人扬起鞭子,不过是摆设,腰中的老酒,却是真实的表达,它是缭绕的香气,可以慰藉疲乏的身躯,枯老的灵魂。

可以教给羊群受用一生的真谛,在劳苦的旅途,不敢贪恋久久萦绕的迷香。

羊群的足迹,是浪迹天涯的足迹。

天涯不老,而人生易老。

月光的斑纹,以及呼吸

如果你微微地笑,如果你把嘴唇挂在星星上,我会留下更多的夜色,让睡眠沉溺在梦里。

所有的妩媚和柔情,纤细成千丝万缕,而你薄薄的嘴唇,一直那样温暖。

可是今晚只有月亮,夜风,摇曳的树枝。泥墙外,少年吹打着口哨,像一片片羽毛,轻轻滑下。

我爱的麋鹿,不在此刻撒娇。在茂密的森林里,在月光最美的湖面,它是王:最英俊的王,最温柔的王,最潇洒的王。

一块鹅卵石,慢慢汲取月亮的温度;一圈鹅卵石,把节日的火热与狂欢,包围在湖心。然而静谧是今晚的清梦,没有悲伤的痕迹,也没有忧郁的泪水。

湖面波光粼粼,湖岸青草丛生。

许再晶,笔名东厢主、子虚等,男,汉族,1984年11月出生,贵州省大方县人,从学生时代起开始写作,做过教师、当过记者,系贵州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贵州省大方县融媒体中心,有小说、散文、诗歌、新闻、时评等在各报刊网站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