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主管

《山花》2021年第9期 | 孟小书:深幽漫隧(节选)
来源:《山花》2021年第9期  | 孟小书  2021年09月18日06:30

孟小书,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加拿大约克大学。著有长篇小说作品集《满月》等。曾获十月文学奖,第六届西湖·中国文学新锐奖,第二届‘《钟山》之星’文学奖等。现为杂志编辑。

深幽漫隧(节选)

孟小书

“夏天又快结束了。”我说。

“是呀,晃晃悠悠的,什么事都没做。”秦梦说。

“那我们现在不如干点有趣的事吧,趁着夏天还没结束。”

“有趣的事?我们去海底蹦迪吧。”秦梦看着远处,愣神了,此刻的她应该已置身于海底了。

“海底蹦迪?听上去有点意思。”

“去帕岸岛吧,我们就可以把夏天延长了。”

“那海底蹦迪是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们坐在鼓楼的一间带露台的酒吧里,她喝啤酒。我们看着天边的晚霞,晚霞是粉色的,她说觉得那片天是草莓奶昔味的。

我们继续聊着“海底蹦迪”的计划,直到晚霞消失。

睁开眼睛,屋里还是黑的,看来又是一个阴天。我昏昏沉沉地拉开窗帘,坐在沙发上翻看手机。这是我居家隔离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能解禁了。前几天由于工作关系,我出了一趟差。根据防疫政策,回来后需要居家隔离十四天,方可出门。需购买的任何生活用品,街道的大爷大妈们均可替我解决。

这天早上,秦梦突然出现在了朋友圈里。自我们失去联系后,这是她的第一次出现。我一度认为她把我屏蔽了。她说:海南已解禁,谁有空和我一起去冲浪?看见冲浪俩字,我立马乐了出来。因为秦梦和冲浪这事真是沾不着一点边,我觉得她这信息是给我看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自作多情。我顺手点了一个“赞”。一个红色小爱心出现在了她那条信息下面。由于秦梦的这条信息,即便是阴天,我心情也不错,把音乐打开,煮了一杯咖啡。隔离的日子临近尾声时,我也习惯了。都说一个人的习惯只需二十一天即可养成,看来我比别人速度更快一些。每天除了看书,看电影就是研究吃什么。十四天,对菜品的灵感早已枯竭。我继续刷手机,看看别人都在吃什么。我突然有了主意,今天炸个臭豆腐吧。我列了一个需要买的食材单子,发给了郭大爷。郭大爷立即给我回了信息:哟,今儿伙食不错啊。我说是啊。郭大爷没再继续接茬儿。我又说,那麻烦郭大爷今天最后再帮我采购一趟吧。郭大爷说,你明天不就解禁了吗?回头你自个儿买去。我说,好嘞,郭大爷!

那么今天吃什么呢?我起身翻了翻冰箱,前天张阿姨给我买的菜还剩下一些,可以炒个烩饭。我在厨房里一边“噼里啪啦”炒饭,一边想着秦梦说要去冲浪是什么意思。那条朋友圈一定是发给我看的。饭做好后,再看手机,她果然给我发来了信息。她问要不要去海南冲浪。我想都没想,回复道:走起。她又说,见个面聊聊吧。我说那就明天,她同意。我给她推荐了一个我最近常去的馆子,这家馆子离我们都很近。

我和她还是朋友的时候,我们都很喜欢夏天,我们想生活在一直都是夏天的地方。我们喜欢做有趣的事,别人也都觉得我们是一对有趣的朋友。那时候,我们觉得活得有趣是最重要的。但后来想想,可能只是秦梦喜欢做有趣的事,而我是一个很无聊的人,这么多年,都是一直在假装自己有趣。和秦梦分开后,说实话我感到了一丝丝的解脱。

约好后,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在昨天我梦到她了,梦见她还在做手工玩具和首饰,她坐在一个批发市场里,埋着头在串珠子。她后面有一麻袋的白色假珍珠。我说,你什么时候能弄好,我饿了,想去吃火锅。她说马上完事儿了。我等了她一会,我们就从那个批发市场里坐着地铁出发了,地铁绕着批发市场,绕着整个城市,上上下下地飞快穿梭,让人头晕目眩,哪怕是在梦里。醒来时,我居然在哭,特别想她。可五年过去了,在梦里,她怎么还在那个批发市场里呢?

第二天,隔离的日子正式结束,我琢磨着应该穿什么去见她。失联五年,无论是误会还是当时我们谁真的犯了错,那个切断我们友谊的事件,它一直都在,我知道它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淡化。但仔细想想,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挺难说的。临出门,我突然打起了退堂鼓,我害怕那种尴尬的场面,也不想说起以前的事,因为那些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了。我们生活在两条完全不同的轨迹上,没有交集。我特想跟她说,不然就别见了,不然你把我忘了吧……

我还是如约按时到了,在停车时秦梦又发来了信息说,咱还是换一个地方吧,今天周末,你说的那个广场都是遛孩子的,没法说话。随后她给我发了一个新地址,离得不远,我还是先到了。她真的一点都没变,什么事还是得听她的,但这样也好,她还是那个秦梦,我还是那个我,感觉又回到了十来年前那个安全感十足的友谊温室里。

她选的地方很好,小饭店周围都是花花草草,特别惬意。服务员问我坐外面还是里面,我向内望了望,说里面吧,可秦梦又抽烟,万一她又要坐外面呢。我有点拿不定主意,索性就在外面等她了。没多一会,她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她还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