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主管

在中国绘画里,与古人共赏月度中秋
来源:澎湃新闻 | 徐明徽  2021年09月21日09:00

又到中秋时节,这是中国人民最重视的传统节日之一。天将今夜月,一遍洗寰瀛。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举头望月,冰轮清辉令人心旷神怡。人们也以月之圆兆人之团圆,寄托思念故乡,思念亲人之情。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除了有拜月、团圆的习俗,这轮皎洁皓月也照亮过无数文人墨客的心灵,为后世留下了众多吟诵中秋的书画精品。千年前的古人们,借着这轮明月诉说了什么?让我们循着古画的印迹,慢慢探寻。 

《仙女乘鸾图》宋,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画面中一鸾凤于薄云淡雾中振翅飞鸣,其背上一仙女正茫然回首目视身后的一轮圆月。画家将仙女回眸之一刹那所显露出的怅惘之情刻画的生动传神,使本来单调的景物变得极富情趣并给人以想像力。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仙女的造型越出了隋唐时期仕女画丰腴健壮的体态,表现出女性身材比例合理,造型匀称的特点。

画作上并无作者款印。对幅为清耿昭忠墨题:“风格高玅飘飘然,有凌霞绝尘之姿,是盖周文矩胸中廻出天机,故落笔超乎物表,张、吴、顾、陆何难继踵。襄平耿昭忠题。”此图旧签题以及对幅耿昭忠的题记均言作者是五代周文矩。周文矩受南唐后主李煜颤笔书法的影响,喜以瘦挺颤掣的笔法入画,线条多转折顿挫,刚中有柔。此图线条工谨精细,如春蚕吐丝,柔中见刚,与周文矩的用笔特点不符,因此,它应是宋代佚名画家所作。 

《月下把杯图》南宋,马远,绢本设色,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这是一幅构图别致意境悠远的马远传世精品,此画虽只有一开册页,但画面构图上小中见大,以一角或半边景物,凸显了山林广大的幽然空间。画面上还有南宋宁宗杨皇后所题诗句“相逢幸遇佳时节,月下花前且把杯”。 

《瑶台步月图》页,宋,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所绘是中秋仕女赏月情景,人物纤秀,风格婉约,景色空濛。宋人册页中的楼阁画除了描写完整的单体建筑或建筑群的全景,还有描绘建筑局部的作品。此页即界画平台的局部,虽只是作为人物活动的背景,但深棕色嵌玉栏杆、莲花柱头装饰和台子的斗拱样式交代得准确清楚,与描绘建筑全图的作品恰是一种互补,展现了南宋楼阁小品画活泼的表现形式及丰富的表现手法。 

《露台月夜图》元,张可观,绢本,设色,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元代画家张可观,承袭南宋马远一派画风,作品以简驭繁,既有华美气质又显得精炼苍劲。张可观抓住近景特写,又让远景被弥散的烟雾遮挡,与天空混为一体,体现出幽深广远的味道。画面上一位文人在平台上临水赏月,在意境上增添了含蓄之美。

《明皇游月宫图》明,周臣绘,金笺,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这是一幅带有作者美好想象的画作,表现的是唐人小说中明皇李隆基曾偕方士梦游月中宫殿的情景。全图笔法工细,继承了南宋笔墨精妙的传统,注重人物个性的展示、人物与环境的配合,以及不同社会阶层人物神态、服饰的刻画,从中可见唐明皇高贵典雅的神态,侍从恭敬谦卑的表情和侍女们端庄优雅的气质等。扇页有自题:“东村周臣写,明皇游月宫图。”

《嫦娥执桂图》明,唐寅,立轴,纸本设色,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画中嫦娥裙带飘拂,神形温柔,手持桂花,美人的飘逸清丽之态毕现。面容的设色,敷白色晕染,如月色清凝,皎洁典雅。右上唐寅题诗:广寒宫阙旧游时,鸾鹤天香卷桂旗。自是嫦娥爱才子,桂花折与最高枝。

《举杯对月图》扇页,清,樊圻绘,金笺,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扇页有自题:“一杯在手,世事等闲。乙酉清和月画,似石生先生正。秣陵樊圻。”钤“樊圻之印”白文印、“洽公”朱文印。“乙酉”是清乾隆三十年(1765年),樊圻时年50岁。

图绘一高士举杯望月的洒脱之景。构图极为简单,创作主题鲜明,以不同的笔法刻画相应的物象。人物以白描造型,流畅的线条准确地勾勒出童子与高士的站姿和坐姿,高士的衣带飘飘和超凡脱俗的隽雅气质表现得尤为生动。横卧的山石以墨晕为主,深浅不同的墨色,不仅表现出石材厚重的体积和坚硬的质感,而且在画幅中起到以重色稳定画面的作用。不同的笔墨手法与高士以酒为乐、超然物外的情调相切合,吟诵出“一杯在手,世事等闲”的诗意。

《桂花月兔图》扇页,清,李世倬绘,纸本,淡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款署“戊申中秋日写,菉园之长”。根据李世倬生卒年,“戊申”为清雍正六年(1728年)。此画构思巧妙,一只白兔居于画面主体,通过其仰视的目光,可见左上角被桂树叶遮掩的半个月亮,从而生动地点出中秋时节,白兔与桂花和明月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之间内在的美好传说。白兔形象生动、造型憨态可掬、隽秀可爱,显示出作者较强的笔墨造型功底。

《月华图》轴,清,金农绘,纸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是金农晚年画赠友人之作。全画中只有一轮满月,里面是凹凸起伏的阴影,外缘放射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组成的光芒,画面赋色简逸纯净。《月华图》的构思则别出心裁,以写实的手法直接表现月亮的光华,以奇致胜。此图画法上几乎看不到传统的笔墨之法,阴影的表现充分发挥了水墨在宣纸上产生的效果,与暖色调的淡色光芒形成对比,衬托出月光的皎洁明亮。张庚在《国朝画征录》曾评金农画道:“非复尘世所见,盖皆意为之。”此图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月中桂兔图》轴,清乾隆,蒋溥绘,纸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以墨笔绘圆月,月中玉兔以干笔写皮毛,焦墨点睛,形象生动可爱。桂树以墨笔绘枝、叶,笔法细腻老道。桂花以桔黄色点染,其温暖的色调为冷月寒宫增添了几许暖意。全图布局紧凑,色墨运用巧妙,极富情趣。蒋溥自题:“宸襟拈句发清芳,惭愧濡毫数点黄。恰遇山庄开寿宴,兔轮初上碧天凉。臣蒋溥恭和。”蒋溥巧妙的将诗、书、画三者紧密结合,把月中玉兔、桂树的优美传说演绎的美轮美奂。此幅上除了蒋溥的画及自题诗外,还有乾隆皇帝的御制诗和刘统勋、董邦达等大臣的应和诗,从中可见乾隆皇帝对汉民族传统习俗的承袭,和他与臣僚之间以诗画共度中秋的雅集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