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主管

李西闽:我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刺绣的花环,那是一种情义,也是祝福
来源:中篇小说选刊(微信公众号) | 李西闽  2021年09月17日16:45
关键词:李西闽

20世纪80年代初,我还在闽西贫困的河田镇读高中,因为喜爱文学,如饥似渴地读着各种文学作品。在河田镇,很难买到文学刊物,就是可以买到,也没有钱买,于是,我就给在南平市的表姐郑秋南写信,希望她能够帮我买些刊物寄过来。不久之后,我就收到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打开一看,欣喜若狂,那都是当年炙手可热的文学刊物,有《当代》《收获》《十月》《江南》《福建文学》等,最吸引我的是《中篇小说选刊》,因为清一色的中篇小说,而且大都是当时的名家名篇。

从那以后,我就觉得,只要一册《中篇小说选刊》在手,就可以阅尽中国最好的中篇小说,在经济拮据的年月里,不可能订阅太多的杂志,只能订阅两三份刊物,而《中篇小说选刊》一直是我必须订阅的杂志。我在文学创作上没有师承,一直是自己独自摸索,但可以这样说,《中篇小说选刊》和我阅读过的中外名著一样,是提升我文学创作的良师益友,同时,阅读让我度过了漫长而艰难的岁月,也滋养了我贫瘠的心田,让我的心灵丰盈,从而产生了想象的羽翅,在小说创作中构筑着自己的世界。

以前,中篇小说写得极少,主要写些短篇小说,后来一发不可收地写长篇小说。到了2000年后,才偶尔地写些中篇小说,后来就渐渐地写得多了。写作中篇小说,也是受了点刺激,有人说我根本就不会写中篇小说,要感激那些刺激我的朋友,让我这些年来写了几十部中篇小说。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中篇小说发表后,会被选刊选载。2015年,《中篇小说选刊》的主编林那北找到我,说我发表在《福建文学》的中篇小说《桉树叶子的味道》将被《中篇小说选刊》选载。然后,她将刘晓闽编辑介绍给了我,由她做我小说的责任编辑。从那以后,我和《中篇小说选刊》就有了真正的往来。

让我感动的是,《桉树叶子的味道》被放在了“福建小说家专号”上。我十七岁离开福建家乡,天南海北地漂荡,没料到《中篇小说选刊》会把我当作福建青年作家看待,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没有归宿感的人。《中篇小说选刊》就像是我的老家人,给了我身份的认同,也是一种浓郁的乡情。几年来,《中篇小说选刊》选载了我多部中篇小说,我成了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每次去福州,《中篇小说选刊》的朋友总是会来看望我,让我觉得温暖。我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刺绣的花环,那是我去福建文学院讲座时,刘晓闽送给我的礼物,她希望经历过大地震劫难的我,能够好好地活下去,那是一种情义,也是祝福。

今年,《中篇小说选刊》迎来了四十周年,在此,祝愿《中篇小说选刊》越办越好,多选载脍炙人口的作品,我也会更加努力写作,以回报《中篇小说选刊》对我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