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主管

《大家》2021年第3期|白小云:三朵她(组诗)
来源:《大家》2021年第3期 | 白小云  2021年09月18日06:27

白小云,生于苏州,现居南京,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中国诗歌》《草堂》《诗潮》《诗林》《钟山》《青年作家》《雨花》《上海文学》《青春》《芳草》《飞天》《延河》《安徽文学》《鸭绿江》《青海湖》等发表作品若干,出版小说集《自私的猜测》。

三朵她(组诗)

白小云

距 离

芦苇顺从风的旨意,弯腰低头

它思念自己,但命运不许它随意

 

白发纷飞时,它弧形的身体

像一只要去远方的翅膀

 

云在天上抗命,裙子被撕碎

稀薄柔弱的身体横陈天空

 

有时渐渐失去呼吸,几乎死于安静

而绝望落魄,美若徜徉

 

人间有镜头赏玩孤独

看不见的不需看见

 

它们存在,无须知道自己是谁

譬如天空不空,它忍受误解几千年

终于爱上命名者的意志

 

美的逻辑如是

爱的距离如是

 

大眼睛

水系布满肉身

错位的星球旋转在两个宇宙

 

约定的爆炸还在酝酿中

天空的阴云无法被看见

它们被称为太阳

 

你迎面走来,睁大着惶恐

你是谁?

我们同时发问

 

藏身无知,假装不知植物们

一边向大地深处索要

一边向蓝天高处亲近的撕扯

 

你向前走,眼中的浪潮迅速后退

小鹿跳跃进妈妈的腹中

大海缩回伸出的手

你运用生创造死的神力

保持在他们的远方

 

世界从未诞生,你所知道的那枚

孤独旋转着、水系布满肉身的

只是空无巨大的野兽,看着空无

 

你我相知,迎面相撞进彼此时

闪电劈开堡垒

这是秘密

 

不想看见

想把某些任性放进去

譬如这句“不想看见”

 

无路可走的人正在祈祷

诵念经文,反反复复创造真谛

用无解的咒语解开陷阱里困兽的哀鸣

 

“牢笼是你自己设置的”

神在虚无的上空启示

“钥匙在你手里”,安于无路后

你发现拐角有光

 

“不想看见”,这纯粹的杂物

不可以出现在堂皇的舞会上

正经叙事的雪白纸上

母亲严肃的嘴角

甚至疲于休息的梦中

 

你删除不断跑出的它

不断被确认的它

 

反反复复创造真谛

它被拒载,它是真的

 

三朵她

玫瑰的头低垂

三姐妹爱上同一个黄昏

在同样的傍晚流连

 

背对自己和彼此,这帮助她们

度过最初的愧疚与悲伤

 

爱意沉重,她们弯曲脖颈

有些暮色已经注定

 

给亲爱的姐妹送上真挚祝福

也给自己。仿佛圣光来临

犹豫的刹那玫瑰盛开

 

微小黄昏里分裂的占有

简单爱意里那个复杂的人

她们仰望的天空没收了

她们的仰望与分离,并没有

还给她们对称的爱与孤独

 

而三个她较量,仿佛大风中

小鸟奋力扇出自己的无数个翅膀

 

不 同

雨水嫉妒瀑布宽阔

 

它的暴脾气被人仰视

大嗓门日夜喊叫

夺走他们的声音和底气

把他们压在山脚

暴力按住自由

极端的力量击打大地

他们惊呼,大脑空白

仿佛窒息

但他们爱它,飞流直下

不讲道理

 

雨水嫉妒瀑布

嫉妒它只做瀑布

专一而宽阔

 

决 堤

千头万绪涌入大脑

洪水日夜翻腾,冲击堤岸

 

凝固的力量经不住动荡的噩梦反复冲洗

奋起反抗之心日益激烈

骨头里生出骨头

 

绷紧的肌肉如铁,柔弱在示威

潮水喧嚣,如同炫耀

 

她置身于烦乱世间

自己发起战争与洪水

平静的表情下兵荒马乱

 

他俯视这小小的受害者

看她陷入自我战争的怪圈

在直视他的眼睛前堤岸崩溃

 

这言不成句的女人

 

尖 叫

在山顶,我们呼喊

听声音抖开翅膀飞出身体

 

俯冲向山谷时,它跑得比我们快

像自由在领路,释放高分贝的肉体

 

它在长翅膀的神物间穿梭

跃出水面的巨鲸拖着整个大海的浪花

没有更大的容器可以收留它

 

飞落到山脚,人间陈旧

神秘的手折叠喧哗

安静,小小的砂砾里

沉睡着浩瀚宇宙

 

它被收藏,人群里没有异类

欲望的缝隙无处寻找

 

呼 吸

池子里的金鱼吹着泡泡

去年的一群已经长大被掳走

吃它们的大鸟蹲在池边观察

准备赐予它们相似的命运

 

一只乌鸫在灌木丛中休息

用不擅长的步行放松自己

而危险已经从窥视开始

野猫将在下一刻扑过来咬住它的脖子

 

樱花谢了,没有长樱桃

蜡梅花的果子是不是青梅煮酒的梅子

我们争论,蜡梅也是梅吗

蜡梅一声不吭,听人们谈论

 

在墙角晒太阳的人被挡住阳光

是该换一个位置,还是默默等待

 

我们低头过檐,走进屋子前

深深地吸一口自己

 

陌生世界

叶子摩擦空气与风吹拂叶子

有本质区别

 

石头碰撞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