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主管

《草原》2021年第3期|陈年:暮年辞(节选)
来源:《草原》2021年第3期 | 陈年  2021年04月30日07:12

1

老苏把一张银行卡悄悄交到儿子手上。看病要花钱,这个钱他们老两口出了,也算是替儿子赔礼道歉。主要是给亲家母看,真金白银地拿货出来,这认错的态度够诚恳吧!

银行卡的密码是家里的公共密码,儿子也不推让顺手装进了儿媳妇苏甜的手提包里。老苏心里一凉,完了,这钱十有八九一分也回不来了。他也是服了这个儿子,这肉了吧唧的性格也不知像了谁,连一张小小的卡片都在兜里捂不热。一个银行卡有多沉,自己拿不动?非得交到媳妇手里才算是忠心耿耿?

老二端着给孙子蒸好的鸡蛋糕从厨房出来看到了他的小动作,鬼鬼祟祟地把儿子叫到一边小声嘱咐,别花得太狠,眼下家里就剩下这点钱了。边说边朝苏甜那边使个眼色,意思是不要让苏甜知道卡里有多少钱。老苏暗笑,教的曲儿唱不到头,还不是白说,卡都放进了人家的兜里还不由着人家性子花。再说你宝贝儿子自己的工资卡还在苏甜手里攥着呢。这笔钱原来是准备还给朋友杨头的,他母亲生病了。必须把借的钱还回去。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这是一个人的信用问题。不过家有三件事,先从紧处来。钱的事,老苏回头再想办法,给儿媳妇看病也是大事。娶回家来,就是你家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和人家父母交代。

教导完儿子,老二不满地瞥了一眼老苏,她一定想说他变向地讨好儿子媳妇。昨晚上吃饭时苏斌和他们提过看病的事,明摆着就是想要钱呗。他们老两口谁也没有接话头,苏斌脸憋得通红,悄悄看看苏甜,又看看老苏。老苏碰到苏斌求救的眼神时,心里揪了一下。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独自撑起这个家!看到没人回应,苏甜脸一变,把碗丢在饭桌扭头回了他们房间。苏斌像一条哈巴狗赶紧屁颠屁颠跟了进去。忙着跪搓衣板呢还是上私刑呢?老二气得胸口疼,越来越过分,这个小女人连口顺气饭都不让你往下咽。小孙子懂得看人脸色了,立刻大哭起来,当爸当妈的心硬得连头都没有回,这孩子好像是给他们老两口生下的。

夜里他们老两口商量过,老二坚决不同意出这个钱,苏斌他们俩有工作挣钱着呢,年轻轻的不能一直这样啃老,得让他们学会自立。这就不是钱的问题,老话说,惯子如杀子,父母不能跟着一辈子,得逼着他们成人长大。老狼还懂得把小狼赶出家门去呢。难道人还不如一只狼有远见。

老苏知道老二和儿媳妇又吵架了,吵就吵了,一家人过日子哪有锅不碰碗的。碰过了,响过了,碗碎了买碗,锅裂了买锅,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说起来苏甜这孩子的心眼不坏,哪一对婆媳都有一段磨合期。看到老二的手机旧了,苏甜出去就买了一个新手机回来。老苏过生日,苏甜订了一个大蛋糕。那是第一次有人为他买生日蛋糕。他平时总是说,不爱吃那玩意,甜得要命。现在儿媳妇买回来意义就不一样,老苏人模狗样地坐在桌中间戴了生日帽,点了生日蜡烛,唱了生日歌,老苏吃了很大一块蛋糕。虽然只喝了一点啤酒,却是有点醉了。

老二本来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可能是突然升级的婆婆身份刺激了她的某根神经,变得能言善辩起来。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是一部电视剧。儿媳妇把老二的内部潜能充分调动出来。她们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老苏也没有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他们老两口搬出去住,可是搬走了,孙子跟着他们就得断奶。不跟又没有合适人带。孩子有福气吃的是母乳,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母乳喂养,她们怕身材走样,怕夜里给孩子喂奶辛苦。

小孙子学会坐学步车了,精力特别旺盛,一会儿也不老实,小脚丫一蹬地板,哗,跑过来,再一脚,哗,又跑过去。老二拿着小碗,满客厅追着喂饭。小家伙以为大人逗他玩呢,跑得更快,一边跑一边回头咯咯地笑。老二有点走神,想着找二姐再借点钱,把杨头的这个窟窿补上。可前两年借的钱还没有还上,再借怎么张嘴?心里不痛快,给孙子喂饭时,声音硬了点。昨天战火的余温还在,偏偏苏甜耳朵尖听到了,认为婆婆故意给她脸色看。冲过来把孩子抱到他们屋里。还说要把孩子送到她母亲那儿,不让老两口带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讲理,家里的老人供吃供喝帮着带孩子还要看他们的脸色,一不高兴就拿孩子来威胁。好像那是一个传世宝贝,抱一下沾一手的金粉。老苏不想大清早就让邻居听到吵吵,赔着笑脸把孩子又抱过来,你妈她和我生气呢,和你们没关系。亲孙子命根子,疼还疼不过来呢。怎么舍得骂!并让他们赶紧收拾收拾去医院。早去早回,医院那地方干啥都要排队。早饭家里来不及做了,两个人在街上随便吃点什么。老苏边说边习惯地翻口袋,想找点零钱给他们用,翻了半天,只翻出几张一块的小钱。儿子小时候,老苏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给儿子零花钱。儿子开心地拿着钱,仰起头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那小眼神鼓励着自己努力再努力。

手上的几张毛票让老苏脸上有点挂不住,好在儿子还算懂事,说,爸,现在都用手机付款,不用带零钱。苏甜踮着一只脚穿鞋,人高马大的儿子背着苏甜精巧的小红包,瞅着怪怪的。现在这时代流行男人给女人背包,他当然不敢说什么。媳妇冷冰冰地说一句,爸,我们走了。和老二彻底连招呼也没打。怪不得人家说媳妇和婆婆是天敌,老二和苏甜近来也不知咋了,邪得很,见面就怼,沾火就着。

2

苏甜第一次上门时,老二和老苏对她的印象都不错。

刚过了新年,下午飘了一点雪粒子,起了风,打在脸上麻酥酥的。苏斌下班带回家一个女孩子,天气冷,女孩脸上涂了一层红红的胭脂。苏斌介绍说是一个朋友。女朋友?老二心里一动,不由细细端看了,长得还行,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算是上中等人样。不过配儿子还是差那么点意思。差在哪儿?老二也说不清。老二和天下所有的妈妈一样,护犊子,自己的儿子永远是最棒的,最优秀的。两个人在儿子屋里说说笑笑,出于女人的敏感,老二坐在客厅假装看电视,其实是竖着耳朵在外面偷听。呵呵,也不用说得那么难听,这不是给儿子的终身大事把关嘛。拾了一句半句,女孩子还是学生,大四了,在外地读大学。不过家是同城的。眼看到了饭点,姑娘没有走的意思,老二赶紧打发老苏出去买菜买肉,又翻出冰箱的存货,家里有客怎么也得弄两个像样的菜。时间有点赶,肉冻得硬邦邦,刀子砍上去只留下一道白印。只好泡在热水里慢慢消冰。老二心里埋怨苏斌这孩子越来越不懂事,带朋友来家吃饭,也不懂得提前打个招呼。

老苏买回了进口提子,说是商场搞活动,15块一斤。搞活动还15,不搞大概敢要30了。这东西贵巴巴的,不过是图个名儿,还真的从美国运来?打发男人家买菜就是靠不住。这个季节南边的小叶橘刚下来,水分大酸酸甜甜的,又好吃又便宜。不过老二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啰唆老苏,家里有客人不能跌了自家男人份儿。撒了一把面粉在葡萄上面,抖音上说,这样能把葡萄上面的灰尘呀农药呀洗干净。老二洗好水果,不方便直接送进去,便喊苏斌出来取。苏斌拿水果时,老二悄悄地问他,是不是搞对象了?不是,只是普通朋友,网上认识的。能聊得来,又是一个地方的,就在一起玩。苏斌大嘴咧开,笑得像高老庄的猪悟能,还取笑她是不是想儿媳妇想疯了,恨不得从大街上随便抓一个女孩子来。网友?不靠谱,不靠谱。老二一听,本来打算做三个硬菜,自动减去一个。

不过待客的饺子肯定是要吃的。冬天天短,说话间天黑了。她和好面拌好馅喊老苏来包饺子,女孩子听见出来洗洗手,主动到厨房帮忙。苏斌也破天荒地凑进来,四个人待在厨房有点挤,老苏把面板搬到客厅,大家团团围着桌子包饺子。女孩子自告奋勇要擀饺子皮,看得出人家想在苏斌面前表现一下,老二乐得有帮手,顺手把擀面棍递过去。当然也有点看笑话的意思,擀皮是个技术活,没有点功夫还真不行,当年母亲手把手教了她五六回才学会。谁知姑娘左手拿面块,右手的擀面棍飞快地旋转,一转眼的工夫一张圆圆的饺子皮就摆在案板上。老苏小苏都夸姑娘手巧,老二不觉对她多了几分好感,看得出女孩子家教好,对家务活不生疏,最起码不是娇生惯养的娇小姐。现在肯主动下厨房的女孩子少之又少,她们的妈妈爱女心切,早早就教育自己的女儿不能下厨房干活,做饭做家务那是伺候人的营生。老二亲耳听到大姐不让她的宝贵闺女学做饭,老二心里不服气,都不会做饭,两个人以后喝西北风呀。不过话说回来要是让苏斌下厨房给未来的丈母娘家做饭,老二肯定也不舍得。人心啊,就是这么不公道。

女孩儿嘴甜,一口一个阿姨,叫得人心里甜滋滋的。吃过饭又帮着把盘子、碗送到厨房。小手往上挽了挽袖子,还做出帮着洗碗的架势。当然不会让她干活了,哪有让客人洗碗的。不过老二心里很受用,平时家务活基本都是她一个人忙活。也不是老苏不心疼体贴,主要是她惯着他们,老二从小受的是传统教育,男主外女主内,很少让老苏小苏两个大男人进厨房。除非家里有客人,像今天,老苏就做了拿手的葱爆羊肉。那也是为了给客人面子。现在流行男人下厨房,做一两道拿手菜,能提高男主人的档次。

看着女孩儿俏俏的背影,老二心思恍惚了一下,这女子要是娶回来当儿媳妇的话,肯定不错,这样家里就有了两个女主人。好女人是盆火,两个火盆子能把家里的光景烘得红红的旺旺的。

外面下着雪,家里两个主事的男人就着女主人亲手做的小菜喝着小酒看着电视,婆婆媳妇两个女人在厨房里洗菜择菜切肉切菜轻声说说私房话,那样的场面想想都好。老二抿嘴悄悄笑了,她这辈子是没有女儿命了,如果娶了儿媳妇一定比待亲闺女还亲。什么婆媳矛盾,将心比心,只要你对她掏心窝子地好,不相信她不和你亲。也只是这么一想,儿子大学刚毕业一年,稳定工作还没有找好,娶媳妇还得再等等吧。

3

苏斌天生有女生缘,又长了一张英俊的明星脸,身边的女孩子一直不断。麻烦也不断。上初中时就因为搞对象被老师点名叫家长。老二去的,让老师劈头一顿敲打,你儿子自己不好好学习,还影响别人,女学生的家长都告到学校来了。老二的脸臊成红果子,这小兔子真是胆肥,人家都在备战中考,他却有闲工夫搞对象。老二向姑娘的家长保证,好好教育儿子,回去让他爸打断他的腿。心里头却说,你也应该管管你家的孩子,一个班这么多女孩子,怎么不和别人搞?说不定还是你家女儿勾引我家孩子。她当然不敢当面说,得罪了老师没有好果子吃。老二回来和老苏说学校的情况,他笑哈哈地说,这小子比他老子强,我们当年还得靠媒人介绍呢。懂得早恋的孩子,都是聪明孩子,智商比那些书呆子强多了。老二骂道,没个当家长的正经样。下次这样的家长会你去开。我可丢不起那个脸。

小苏开化早,学习嘛当然不行,一心不能二用,他心思都花在搞对象上了。老二望子成龙,报补习班,找家教。没少在他身上投资,花钱无数效果不大。儿子初中毕业没考上重点高中,问他怎么办?小苏说想补一年,奋发图强好好学习,明年进军市一中。老二打听了一下,上补习班要一万多,还进不去。人家要中考成绩在500分以上,小苏考了不到400分,差太多。老苏找了技校的同学,女同学,人家嫁得好,现在男人是教育局的二把手,由二把手出面,小苏顺利插班进入应届生班,按说学过一年,怎么也有点进步。小苏上半年,成绩前二十,老师说了最差也能考个三中。到了下半年,旧病复发,又掉进狐狸精洞。高中没考上,老二花大价钱让他到县里上高中。在高中马上就有了女朋友,老二看到过他们的大头贴,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她和老苏两个过来人看着都臊得慌。

老苏说一句顺其自然,对这个儿子已经不抱上学的希望。能读个花钱的三本就不错了。当然技校不能上的。他们父子俩不能掉进同一条河里。没想到小苏同志连个三本也没捞上,那只好上专科了。就是这个大专,分数还是不够,只好又花一笔钱,这孩子真不是个读书的料。一路花钱读过去,老苏两口子打工挣的钱几乎都送到了学校。

小苏唯一让他们夫妻俩省心的事,是上大学时勤工俭学在肯德基做小时工,再没有和家里要过零花钱。别人下课了回宿舍打游戏逛街,他却在餐厅里给人家端盘子。老苏心疼儿子,悄悄地去过肯德基几回,儿子穿着店里的工作服,像个陀螺转个不停,看着心里头怪难受的。老二倒觉得做小时工挺好,人家国外的孩子都打工,早早就独立了。打工说明儿子成熟懂事了。男孩子就应该能吃得了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小苏有女人缘的优点一直在发挥着,他后来和餐厅里的一个姐姐处对象。姐姐比小苏大两岁,属羊的。回来和老苏说过一嘴。老苏开始没当回事,儿子从初中到现在,女孩子换了一个又一个,这个估计也是兔子尾巴长不了。没想到姐姐是认真的,人家和小苏提出见家长结婚的要求,别看小苏谈过几场恋爱,原来都是纸上谈兵,吃吃饭,看看电影,还没有真刀真枪地干过。小苏同志慌了,听话地把姐姐带回了家。

老苏第一眼就没看上女孩子。相貌一般,小眉小眼,一张脸只有巴掌大小。可能是减肥减得太厉害,感觉打个喷嚏都能吹倒。老话说母壮儿肥,这样的女人直接影响老苏家的第三代。说话时嘴角向下拉着,不喜庆,一副从旧社会过来的穷苦样儿。再加上是主动上门,身份自降三分。那天是老二生日,姐姐得了消息买蛋糕讨好她。老二对这个女孩子也不满意。心机女,还没过门就要讨好未来的婆婆。可见不实诚。不光岁数比苏斌大,关键是属羊的。还是冬天的羊,十羊九不全,属羊人命苦,不是一个两个人这么说。乡下的老人都讲。

老苏活了五十多年,经过多少事,挣挣扎扎这些年,也有点信命。他希望儿子以后的生活顺风顺水,不要经历自己吃得那些苦。父母是孩子的指路灯,时时提醒儿子少出事少犯错,这里面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婚姻大事,男人落个好妻命,后半辈子都有人帮扶。重要关口亲朋好友扶一把,和背后挖一个大坑,那可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姐姐太有心计,吃饭时主动喊他们爸妈,这是要逼着他们认下这个儿媳妇。把老苏气得撂下筷子就走。回头告诉儿子,你要是找她,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房子、钱啥也没有。两个人爱到哪儿红火到哪儿去。眼不见心不烦。小苏也坚持了几天爱情,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后来又回来,说是取换季的衣服。老苏进厨房给儿子炒了两个拿手菜,父子俩喝了几杯。虽然谁也没提那个姑娘,不过两个人心里都明白这一篇算是翻过去了。自古都是儿子听老子的话,这理儿错不了。其实老苏那时有过最坏的打算,万一儿子硬要娶那个属羊的姑娘,他也没有办法。他不过是撂几句狠话,一辈子就这一个儿子,还能真的父子决裂。

现在儿子带了苏甜回来替补,他和老二也松一口气,看来这小子压根就没闲着,他们还怕苏斌有什么想不开呢。抑郁了。切,什么爱情?不过是小孩玩家家酒。洒了就洒了。

4

响鼓不用重锤,小苏接二连三地带女孩子回来也是给他们当父母的提个醒,该认真考虑儿子的婚姻大事了。

家里有粮心里才不慌,看着一米八○的儿子在眼前晃来晃去,老苏心虚气短得厉害。他把家里的几张银行卡翻出来,算了算也就不到两万多块。这还是准备给新房子装修用的,当然这点钱连地砖都买不回。去年老苏还不急,总觉得儿子还小结婚的事还很远,今年参加过几个朋友孩子的婚礼,就有点急火攻心了。

苏甜这个小丫头偏偏还火上浇油,差不多每个星期都来。每次来老二都好吃好喝地招待。饭桌上闲聊,老二趁机探了探苏甜家里的情况。家是郊区的,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弟弟,才上初中。父母没有工作,父亲是开大车的。也就是跑长途运输。条件一般,最糟的是下边还有弟弟!那以后还不是扶弟魔!

不是老二势利眼,她就是受害者。老二母亲当年为了生儿子,一口气生下五个丫头。家穷养不起,老三和老五都送给别人养。第六个才生下小弟弟。弟弟找工作结婚买房子,都是她们几个姐姐帮衬着。没办法,父母都老了,没有精力和能力啦。从穷日子过来的老二很现实的,如果苏斌找一个家中的独生女,娘家那头最差也陪一辆车。家里有弟弟的话,基本就没有姐姐啥事了。以后家里的钱呀房子呀什么都是弟弟的。这女孩子家的条件也太一般了,她和老苏好歹还是工人呢,下岗工人也是工人,老了以后有国家的退休金可拿。农民拿谁的退休金去?但如果儿子愿意,那她没办法。总不能再棒打鸳鸯吧。这样的缺德事做一次就够够的了。

她问过苏斌,苏甜怎么不去上学?苏斌说是学校没课,大四学生这一年都在找工作实习。老二疑惑,那她怎么不去找工作?她对网上认识的还是有偏见。找了呀,就在咱家附近,在幼儿园当老师。看得出苏斌对这个女孩子挺上心,和以前那几个不一样。

苏甜家远,遇到刮风下雨天气不好,便主动留下不走了。老二思想传统,安排苏斌睡沙发,谁知道半夜里两个人就跑到一个屋去。老苏总不能扯着儿子耳朵拉出来吧。老苏不方便说,让老二嘱咐嘱咐苏斌,注意点!注意点!注意点!重要的话说三遍。老二和儿子也张不开嘴,只是从超市买了一盒安全套偷偷摸摸地放在抽屉里。药盒上面写着薄如蝉翼,两个面目模糊的人影抱在一起如胶似漆。

夜里睡不着时,她和老苏没少合计挣钱的法子,包括开一家小饭店。老二现在就在东方削面馆当服务员。私下也悄悄学了几手,包括怎么熬肉臊子,里面加什么特殊的调料。可是他们手里没有本钱,想什么也没用。开一个面馆,一年房租,厨房里的设备再加上人工最少也要十万多。

这期间老苏的朋友包了一项工程,工地上缺个焊工,包吃一个月给一万多,老苏一口答应下来。他以前是电焊工,也算是技术工人,有国家颁发的正式焊工证。过了五十岁以后工作越来越不好找,不光查身份证,还要体检,查血压,查血糖,查基础病。焊工这活儿苦,国家都规定了是特繁工种,可以提前五年退休。他以前的工友们都转了行,现在他为了这个家又拾起来,熟门熟路手艺还行。老苏想着在工地苦上两年,两年下来,手里就能攒下二三十万。有钱就有了底气,儿子再带女孩子回来就不心慌了。

5

苏斌他们结婚有点草率,没办法,肚子里有货了,不办不行。

那天苏斌带着苏甜一起回来,两个人躲在屋里嘀嘀咕咕半天,一会儿这个小兔子出来宣布,苏甜怀孕了,他们要马上结婚。老苏的头嗡嗡乱响。比扔了原子弹的反应都大。要不是前几天干活扭了腰,老苏都想冲上去扇他两耳光。奶奶的,你个小流氓。让公安局抓走才好。才几天就把人家姑娘祸害得有了孩子,那还不是流氓。

这个雷响得太亮了,老苏完全炸傻了。你说娶媳妇就娶媳妇,拿手指头娶呢?钱呢?房子呢?车呢?家里屁没一条也不知这小子哪儿来的底气,这简直就是拿绳子往死勒他们两口子。

关键时候老二还比他冷静。怀孕也不是杀人掉头的事,大不了去一次医院。老二坐下来问苏斌是不是决定娶苏甜。苏斌头点得似捣蒜。嗯,嗯。我喜欢苏甜。

可你们才认识几个月,不再互相了解了解?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

这么简单?

嗯。

你把苏甜叫出来,我来问问她。

苏斌知道闯了大祸,这会儿耷拉着头,像一只斗败的公鸡。看起来人高马大的一个后生,真遇到大事时还嫩着呢。苏甜低着头从屋里出来,头发有点乱,眼睛红红的,可能刚哭过。老二有点心疼她,都是女人,出了这事,的确是大麻烦。老二庆幸自己生的是儿子,不会有这样痛心的时候。虽然这种事处理起来很麻烦,对男孩子来说伤害还是很小,不过花点钱。

老二心里不愿意马上娶苏甜,也不知什么原因,就是觉得网上认识的女孩子,不靠谱。老二虽然上网不多,也知道网上乱七八糟啥人也有。还有五十岁的老太婆装小姑娘骗婚的呢。

小苏,你们俩的事你妈知道不?

知道。

那个,那个怀孕的事呢?

我告诉她要和苏斌结婚。

现在的姑娘真是开放,说这些一点也不难为情,老二还想出了这样的事,怎么和人家父母交代,她自己倒是全说了。

你妈的意思呢?

我妈听我的。让我自己拿主意。

那你咋想的?

我要和苏斌结婚。

老二给苏斌使眼色,让他下去买早早孕试纸。怀孕的事可不能瞎说,也许测错了呢。年轻人懂个啥!苏甜说不用,我已经试过三次了,二道红。

苏斌和苏甜手拉手坐在老二对面,像一道密不透风的墙,两个人无声地在向她示威。

老二委婉地提醒,苏甜你年纪还小,大学还没有毕业。这次只是一个意外,别害怕,阿姨陪着你可以做手术拿掉孩子。我认识的王大夫就是产科主任。咱就用最贵的那个无痛人流,只是一个小手术,十几分钟就完事了,以后也不留后遗症。

苏甜小声抽泣,哭着说,阿姨,我怕。我不敢做手术。

老二心里暗哼一声,装得倒挺像一个单纯的小姑娘,一个女孩子家家不检点,随随便便就怀孕了,也不知道臊得慌。虽然是和自己的儿子,心里也不舒服。切!现在知道怕了,疼了,早干啥去了。

按老二的想法,先把孩子做掉了,结婚的事,以后再说。苏甜现在的样子,多少有些逼婚的架势,老二不想被人威胁,何况对手还是一个黄毛丫头。但人家有苏斌做后盾,她明显处于下风。

苏甜呀,你们这事太突然了,阿姨家没有一点准备。结婚连房子也没有。你看阿姨一家还在外面租房子住呢。阿姨不想委屈了你,人一辈子就结一次婚,怎么也得风风光光把你娶进门。

阿姨,苏斌说新城房子的钥匙已经发了。只是还没有装修。

老二不满地看儿子一眼,这小子倒是啥也不隐瞒。八字还没一撇,就已经和苏甜一条心。没心没肺的东西,大概连家里有多少钱也告诉人家了吧。

对呀,装修房子是大工程,还不得一年半载的。你这肚子不等人。是不是先把手术做了?咱们也有时间准备准备。老二小心地斟酌着用词。她知道自己的嘴脸有点恶心,不过为了儿子就当一回恶人也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阿姨,没关系,在这里结婚也不错,反正结婚后我要和你们住一起的。新房子慢慢装,装出来也要放一段时间的。现在甲醛呀苯呀的有害气体什么都超标。我们俩又不会做饭,我喜欢吃叔叔做的菜。比我妈做得还好吃。苏甜适时地冲他们撒个娇。这孩子就是聪明呢,一手软一手硬的。

这是狗皮膏药贴上他们家苏斌了,小样,小泥鳅还能翻出惊天大浪。老二收了脸上的笑,一本正经地说:苏甜,我们家苏斌还要考研深造,你们年轻人,不应该这么早被这些家事缠上,还是要多学习。趁年轻奔个好前途。老二也是佩服自己头脑灵活,连考研都想出来了。

苏斌却一点也不懂得配合她,急赤白脸地说,妈,谁说要考研?我才不考研呢,我这样的学习成绩还考啥研究生。老二瞪了一眼苏斌,这是喝了多少迷魂汤!真是个猪八戒,心急成这样,没见过女人呀!

苏甜得意地冲着老二一笑,阿姨,苏斌不考研。他学习还没我好,我大学本科,他才是大专。这笑里藏着刀,刀锋冷飕飕滑过老二的脸庞。这是告诉老二,苏斌找人家是攀高枝了。老二知道自己已经败在了这个小女子的手下。谁让儿子不跟自己一心呢。老苏也是,傻子样儿坐在一边,从头到尾都没有帮她说一句话。

先入为主,从一开始,老二就把苏甜当成了一个对手,一个抢走儿子的对手。这大概是所有当婆婆的通病。

谈判结束,作为胜利者,苏甜进卫生间洗了把脸,出来时换了一张喜盈盈的笑脸帮着老二弄晚饭。老二故意的,煮面条拌凉菜,连热菜都没炒。这不是要娶媳妇呀,大事小事都得花钱,从现在起就得搞好节约。苏甜多聪明呀,看破不说破,脸上的笑意更浓。

乘胜追击,不给对手机会。等到了饭桌上苏甜已经喊他们爸爸妈妈了。老苏大张着嘴,啊,啊地的应着。真是不习惯,一个花骨朵一样的漂亮姑娘忽然喊自己爸爸,惊慌失措啊。激动得拿筷子的手都有点抖,人家姑娘都叫你爸爸了,怎么也得有点实际表示。老苏假装上厕所装了一个改口的红包。他偷着揽了点私活,人家给的包工费。两千,有点薄,想着不像个样子,把老二叫进去又添了六百块,两千六,里面有个六字,六六大顺,好歹凑成一个吉祥数。寒碜了点,像样的人家,新媳妇的见面礼最少也是八千八。发!发!发!

6

肚子里的孩子不等人,两个孩子愿意,那他们两口子就得出面了。干啥去?给亲家赔礼道歉去。你儿子把人家姑娘的肚子弄大了,子不教父之过,当爹妈的还不得负荆请罪。买了烟酒买了一些高档的礼品,亲家上门不值半文。他们夹着尾巴,准备好接受苏甜父母的狂风暴雨。路上老苏怕儿子不懂事吃亏,嘱咐小苏同志人家父母说什么难听的话都要接着不准还嘴,就是让人家打几下也要受着。记着了,千万不要发火。这事要是放在三十年前,只要姑娘一反口,就是强奸犯流氓罪,你就等着蹲大狱吧。和老二也强调注意态度,咱们是过错方,认错的态度一定要诚恳。小苏同志倒是没有他们紧张,一路上还和苏甜在手机上聊微信。这两个小冤家。

想不到苏甜家竟和他们的新房离得很近,就隔了一条马路。老二挺满意的,这倒是不错,结婚以后两个年轻人不想做饭,可以来丈母娘家混饭吃。将来看孙子也方便,都是一个小区。亲家母顺手就帮着拉扯大了。现在流行姥姥看外孙,心疼自己的闺女,不就心疼了女婿外孙子。

昨晚上她和老苏已经合计过了,说起来这姑娘挺不错,长得好看,又是大学生,性格看着也好。当老师的,一辈子也不会下岗失业。还有现在的小姑娘有几个愿意一结婚生孩子的。大姐的儿子结婚六年都不肯生,媳妇说生孩子影响夫妻感情破坏体型,两个人还没有玩够呢。生小孩儿的事过几年再说。苏甜说来还是懂事的孩子,有家教,老二那天那么刻薄地说人家都没有反驳生气。一想到他们两个马上就是要当爷爷奶奶的人,心里喜滋滋的,虽说不是值得炫耀的事,不过也挺有面子的。人活一辈子不就是图个儿孙满堂,以后他们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见亲家没有想象中那么尴尬,苏甜已经提前把事情安排好。老苏诚心诚意地道了歉,没教育好孩子,让亲家见笑了。苏甜的爸爸也没有埋怨,只是说小孩子们不懂事。事情出了也是喜事情。苏甜妈提出结婚的事要抓紧。虽然现在婚前有孩子是正常事,但是穿着婚纱挺着大肚子在亲戚面前不好看,能早则早。老苏一口答应,马上办,马上办。下个星期订婚,一个月后娶亲。

这是双方家长第一次正式见面,老苏在望月楼订下桌子,两家人一起吃顿饭,推杯换盏聊得不错。正气人家,特别是亲家公说话做事一看就是明事理见过世面的。货车司机走南闯北的,见识到底不一般。

回来请了双方信得过的媒人。也就算是中间人,给两家传个话。两个亲家当面谈钱谈东西,有点不好意思,互相伤脸。老苏找了老朋友杨头,他嘴头子利落,办事也稳当。杨头去了和苏甜的爸爸谈,亲家要十六个彩礼,一个是一万。有点高,老苏准备了十二个,老二打听过这是现在的基本行情。有钱人另说,一分钱彩礼不要的也有。如今虽没有靠闺女发财的,但这彩礼是同城的老礼数,不能少。亲戚们说起来,谁家的姑娘一分钱没要,白跟着走了。显得女儿没身价没地位。男方这边也是,媳妇白来的,亲戚们听起来还以为你家捡了个便宜货。便宜没好货,这家的新媳妇是不是脑子有啥问题?

十六和十二中间差了四个,老二不同意,感觉让捉了冤大头,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另一个家庭脸面身份的事,不能高得离谱,让他们认为这家人好欺负。女人家喜欢讨价还价,老二砍下三万,杨头带话过去,苏甜妈也不同意,两人各持己见,杨头从中间切一刀,最后要了十五个彩礼。老苏劝老二,十五万也不是太高,要得多嫁妆多,说不定人家到时候陪姑娘一辆二十万的好车呢。那样老苏家还赚了呢。

7

时间紧,任务重。小苏的突然袭击可把他们两口子愁坏了。第一个问题就是在哪儿结婚?他们以前的旧房子拆迁了。现在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前年有过一批安置房,老苏留了个心眼没登记。老苏有老苏的想法,已经等了一年多,也不差这一年半载,不过是多花一年的房租。老苏和内部人打听了,下一批安置房的学区是三中,市三中是重点初中。小学也不错,四十一校。老谋深算,老苏想得远,以后苏斌他们有了孩子,小学中学都不用花择校费。孩子上学就在家门口,家长都不用接送。老苏还想着给他们置换一个大点的房子,拆迁的旧房子只有六十多平方米,多加点钱,换成三室一厅。苏斌他们这一代人肯定是要生二胎的了,三室一厅正好。苏斌读书不行没有高学历,以后也不会有大出息,现在房价这么贵,凭他自己的能力换房子是不可能的。除非中了大奖,那是意外。老苏就他这么一个孩子,房子是大事,就想着一次性给安排好以后的生活。结婚以后两个年轻人没有房贷的负担,挣得少点也不怕,基本的生活应该是没问题了。

老苏还有个私心,他们老两口把唯一的房子给儿子结婚用,自己就没地儿住了,困难时期,想着先和儿子一起住几年,过渡一下,手头宽裕时再买个一室一厅的房住。

等了两年多,去年秋天新房才发的钥匙。钥匙发下来,马上就天冷了,听说是暖气费的问题,供暖前发钥匙,开发商就能省下一笔钱。钥匙拿到手也没有急着找人装修。反正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主要是这房子是准备给儿子娶媳妇用的,这怎么装修还不得听未来儿媳妇的。最主要是他们手里没有钱,一家人齐心合力奋斗上几年攒上点钱,再装修。装修那可是花钱如流水的营生,墙上地下贴的铺的都是人民币。老苏要了一个一百二十平方米的大房。三室一厅,按差价又贴了十三万块钱。这十三万已经把所有的家底都贴了进去。

现在火烧眉毛了,只能一边筹备结婚的事,一边装修房子。为给儿子筹办这场婚礼,老苏把吃奶的劲儿都努出来了,他和老二都是下岗工人,手头没什么积蓄,粗粗算了一下结婚还有装修新房买家电家具,没有四十万下不来。为了儿子,脸也不是脸了,他们几乎和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张嘴借了钱。一万,两万,也有三千,五千的。只要肯借都是他们家的大恩人,他们不嫌多怨少。做人要有良心,人家肯把钱借给你就是对你人品的肯定。老苏是个热心肠的人,平时谁家有困难只要张开嘴一定帮忙,自己手头紧出去和别人借,再不行了出人出力。老苏工人出身,有的是力气。这东西不稀罕,今儿用了明儿还长。人缘好,朋友们听说他儿子要办喜事都出了大力气,特别是分配在矿上的那些技校同学都是两万三万整整的拿钱。

也问过苏斌他俩结婚时要不要另租房子单过,老二也害怕婆媳难处。苏甜说得好听,妈,不用。一家人还要花两份房租,不值。一年算下来多花两万多,省下钱装修新房多好。这话说得老二、老苏心里那个舒服,那个熨帖,这新媳妇真懂事,知道家底的薄厚,不打肿脸充胖子,以后肯定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老苏家的日子,说不定就在苏甜这个小女子手里翻身了。俗话说女人红,红一家。老母亲找人看结婚日子时,捎带着合了合两个孩子的八字,金猴配金鸡,大吉。

苏甜这孩子一脸的福相,长得喜气,嘴巴又甜,亲戚谁见都夸好。听听,苏甜苏斌,外头人听名字还以为兄妹俩呢。这就是缘分。两家人都姓苏,亲上加亲,五百年前一家人。老苏特别高兴,这可真是天作之合,连姓都相同。孙子生下来,还分什么你家我家,都是苏家的。

钱的事到位,老苏松了一口气,才觉得这是要办一场喜事了。大喜事,老苏的儿子也要结婚娶媳妇了,苦熬了这么多年,也算是熬出了头。他们两个下岗工人在短短的一个月内竟然办成了四十万的大事。真是想都不敢想。结婚那天看着一对新人穿红着绿穿梭在宾客中敬酒,老苏心中生出一股豪情,自己宝刀不老,还是挺厉害的。人活着的意义还不就是,娶妻生子,儿孙满堂。可惜的是爹走得早,没看到孙子娶媳妇。

让老二耿耿于怀的是苏甜的娘家没有陪嫁汽车,据说是给了闺女一张十万的卡,那就是私自觅下五万,独生子和二胎果然是不一样。那五万肯定是为她小儿子截下了。老二当然希望陪一辆车,他们家苏斌还没有车。苏斌两年前就考下了驾驶本,家里却一直买不起车。现在说得好听说是陪了十万,可给两万谁能知道。你还能拿着媳妇的卡到银行细查去。

那天老苏多喝了几杯,苦尽甘来,老天爷睁眼时从眼缝儿里看到了他们一家人,这个媳妇就是老天给苏家送来的福星。这么多年老苏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有扬眉吐气的感觉,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看看,老苏也有打翻身仗的一天。老二笑话他没有城府,娶个儿媳妇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好事成双,娶过新媳妇半年,家里又添一件喜事,孙子出生了,带壶把的。啥叫心满意足,这就是。人活这一辈子还不就是这样,儿子争气,媳妇孝顺,孙子聪明,一切顺心顺意。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生儿子的好处就是能把别人家的闺女招回家,然后还给自己家生孙子。虽然为儿子他借了一屁股的债,那也开心。一下子添了两口人,人可是无价之宝。国家为啥放开生二胎的政策,缺人了呗。家里有人啊,才有烟火气,日子就有盼头。同样道理,国家也是这样的,有人才能发展建设。以后苏斌还会给他生下第二个孙子,甚至是第三个孙子。老苏重男轻女,他不掩饰,男孩子顶门立户的。

老二的二姐比他们家有钱,生了个丫头片子。和苏斌同一年结的婚,过年时,闺女被人家领回婆家去了,两口子对着一桌子的美食大眼瞪小眼,一口也咽不进去。啥招商银行,还是建设银行厉害,什么喜事能比得上家里一下添了两个新人。人可是最宝贵的财富。

只是岁数不饶人,老苏的腰越来越不行。颈椎也不行了,在工地低头干活的时间长了,疼得像是断成了两截。不过脱皮掉肉也是高兴的,这种开心和以前不一样,他是当爷爷的人了。真正的一家之主。

......

作者简介

陈年,山西大同人。自由职业。先后在《天涯》《山花》《作品》《西湖》《芳草》等刊发表小说、散文若干,有多篇小说被选载。出版小说集《给我一支枪》《小烟妆》。